任何的屈辱因为他的心理底线已经被苏锐给成功

 得了根本无法挣扎了!
 
    从此以后,他再也不能行动自如!就算可以通过手术来恢复,也绝对不可能达到往日十分之一的水平!
 
    张斐然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即便苏锐下了如此辣手,她的神情也没有太多的波动。
 
    由此可见,这个女人真的是被她的家人给伤透了心,苏锐知道,这是她的必由之路,生活在逼着她做出选择。
 
    “我非常不喜欢不配合的人,如果说你从一开始就配合的话,恐怕也不用忍受接下来的苦了。”
 
    四肢都已经被踩碎了,还能有什么苦?
 
    苏锐知道,这一切是张立越指使的,但是张立越的身后一定还有别人!
 
    “拿一条毛巾过来。”苏锐对张斐然说道。
 
    张斐然没有任何的停顿,当即递给苏锐一条毛巾。
 
    “总是把自己伪装成个爷们,我倒要看一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爷们。”
 
    苏锐说着,便把毛巾盖在了张一龙的脸上。
 
    随后,他伸手把花洒喷头给拽下来,把水流开到最大,直接用水对着张一龙脸上的毛巾猛冲!
 
    水刑!
 
    张斐然在一旁看得眉毛猛然一挑!
 
    这是一种很简单但是后果却极惨烈的刑罚!
 
    水刑是被日内瓦公约公开禁止的审讯手段,但是苏锐却毫不犹豫的用在了张一龙的身上!
 
    在他看来,用任何过分的手段对付这个家伙都不过分!
 
    冰凉的水很快就浸透了张一龙的脸,他立刻感觉到了无法呼吸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不断涌来的凉水和湿透了的毛巾,完全阻隔了他和空气!
 
    张一龙想要挣扎,可是他的四肢都断掉了,胸口和下巴也被苏锐踩住,完全动弹不得!
 
    他感觉到自己的肺都快被憋炸了,本能的一张嘴,结果不仅没有呼吸到新鲜空气,反而有大量冰凉的水被他吸进了鼻腔和气管!
 
    张一龙感觉到肺部简直难受的快要炸开了,控制不住的开始剧烈咳嗽!
 
    然而,他越是咳嗽,进入他口腔里的水也越来越多!
 
    平时在水里能够憋气憋很久的人,在这水刑之下连五分之一的时间都撑不过去!
 
    就像此时的张一龙,在剧烈的咳嗽之下,他甚至没有超过四十秒,就感觉到自己快要被溺毙了!死亡的阴影将他牢牢的包裹住了!
 
    觉得差不多了,苏锐这才掀开张一龙脸上的毛巾。
 
    感受到了新鲜的空气进来,后者这才知道,活着有多么的美好。
 
    张斐然能够想到这张一龙究竟有多么的痛苦,但是她却没有一点怜悯之意,之前对方的那些说法已经把这位目前张家最有智慧的女人彻底的推向了对立面。
 
    “爽不爽,要不要再来一次?”苏锐像是在征求张一龙的意见,可是,就在对方正在大口呼吸的时候,苏锐再一次的把毛巾盖了上去,然后冰凉的水流再一次凶猛而下!
 
    苏锐看着张一龙剧烈挣扎的样子,眼睛里面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张立越是张家的大管家,张一龙是保镖队长,这两个人可以说是整个张家大院权力最大的非直系子弟了。既然他们两个都参与进这件事情里面来了,那么后面到底站着什么样的人物,简直不可想象。
 
    如果用四个字来概括的话,那就是——细思恐极!
 
    从这一点来说,苏锐必须找到答案——因为这次事件已经不是张斐然一个人的事情了,对方明显是要借着此次机会嫁祸给苏锐!
 
    所以,苏锐这么认真的帮助张斐然,事实上也是在帮助他自己。
 
    冰凉的水还在哗啦啦的浇下来,一分钟之后,张一龙挣扎的力气就已经渐渐的变小了,就在他的半条命已经被死神拿去的时候,苏锐掀开了毛巾。
 
    “交代不交代?”苏锐眯了眯眼睛,冷冷说道。
 
    张一龙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感受着久违的空气,然后艰难的说道:“你来问吧。”
 
    苏锐眼神之中的嘲讽意味更加的浓郁,他轻蔑的说道:“初看起来是个爷们,其实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家伙。”
 
    面对苏锐的这种嘲讽,张一龙已经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屈辱,因为他的心理底线已经被苏锐给成功突破了。
 
    …………
 
    十分钟后。
 
    苏锐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之后,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张一龙的颈后,他的颈椎受到了重创,立刻昏死了过去,短时间内是不会醒来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怕事后引起不必要的乱子,苏锐早就痛下辣手了,杀人者人恒杀之,这个道理很简单。
 
    看着一脸难以置信之色的张斐然,淡淡一笑:“希望这个家伙说出来的话并没有太震惊到你。”
 
    “可是,他已经深深的震惊到我了。”张斐然完全想象不到,自己居然会遇到这种事情!
 
    “如果你要报仇的话,可以选择现在,也可以回到国外躲一段时间。”苏锐眯了眯眼睛,再一次问向张斐然。
 
    “我现在可以报仇吗?”张斐然看了看自己的睡衣,又看了看苏锐穿着的一身睡袍……这个样子,怎么才能报仇呢?要知道,他们面对的,可能是非同一般的保卫力量!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杀进那座宅院里面去。”苏锐一扬手,四棱军刺已经突兀的出现在了他的手上,而张斐然甚至完全没有看清楚苏锐究竟是从哪里把这个东西给掏出来的!
 
    “苏锐,能不能让我思考一下?”张斐然说道:“我想缓一缓。”
 
    望着这个男人,张斐然忽然有些庆幸。
 
    她庆幸的是,幸亏她跟着苏锐去了陆特总部,幸亏张玉干让她和苏锐同处一辆车,否则的话,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如何能够应对接二连三的暗杀?
 
    如果没有苏锐的帮忙,恐怕这个时候的张斐然早就成了自家人的刀下亡魂了吧!
 
    “好,我跟你一起去。”张斐然开始彻底的坚定起来了。
 
    一边是随时想着要弄死她的“家人”,一边是救了她好几次的“敌人”,是非对错,孰是孰非,在张斐然的心里有着一把刻度清晰的尺子。
 
    “他怎么办?”张斐然指了指躺在浴缸里面不省人事的张一龙。
 
    “这还不简单。”苏锐走过去,打开浴室的窗户,然后拎起张一龙,将其放在窗口上,然后猛然踹了一脚。
 
    只见张一龙的身体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远远的飞出了十几米,飞出了张斐然的小院,落在了一片树丛之中!
 
    至于明天天亮他能否被人发现,就不是苏锐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苏锐走出浴室,一把拉起张斐然的胳膊:“走吧,我们在渐渐的走近真相。”
 
    可是真相往往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