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有人迷迷糊糊听到了恐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

 想到从一开始就被深深的算计了,张斐然的目光越来越冷,也更加坚定了反抗到底的决心。
 
    …………
 
    而此时,张立越正在房间里面来回的踱步呢。
 
    事实上,今天晚上的刺杀行动,是张立越和张一龙私下里合计的,他们的主子并不知道。
 
    当然,如果事情成功了,主子知道了也不会怪罪给他们的,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的奴才,主子的心思他们都已经摸的一清二楚了。
 
    除掉苏锐固然重要,但是张斐然的回归也会让家族权力被分摊出很多,就算张斐然口口声声说自己事情完成之后就回到美国去,但是立下了如此大功的她,到时候甘不甘心就此离开,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她真的功高震主的话,以女性身份成为张家的主事人,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能够“攘外”和“安内”同时进行的话,就是最美妙的结果了。
 
    即便张斐然是幕后之人的长辈,也是无所谓的,毕竟,在争权夺利的道路上,挡路的人都要除之,哪怕亲爹也是一样。
 
    张立越已经抽了很多支香烟了,毕竟这件事情事关重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很紧张。
 
    而张一龙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这让张立越开始有些担心,按照对方的实力,杀掉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张斐然没有任何的失手可能,可是都那么晚了,居然连个准信都还没有。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说张一龙失手了?
 
    应该不会的,如果失手了的话,他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也应该传回消息的。
 
    张立越正在烦躁不堪的想着,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眼前忽然浮现出来张斐然穿着睡裙的样子,那两条大白腿真是极品。
 
    “他妈的,张一龙这个家伙肯定是……”张立越显然开始认为,张一龙在杀人之前肯定先爽了一把了!
 
    毕竟,张斐然算得上是张家上上下下最漂亮的女人,甚至张曦予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张一龙这个家伙要是不动歪心思,根本就不是个正常男人!
 
    想到这一点,张立越无比后悔,尼玛,早知道他就自己去了!
 
    就在他懊悔的时候,院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两个身穿白色睡衣的男女出现在了门口。
 
    当看到这两个人的时候,张立越浑身好似如同雷劈一般!
 
    张斐然,她居然没有死!
 
    张一龙是去杀她的,那么,既然她没有死,张一龙肯定是遭到不测了!
 
    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看起来怎么那么面熟?
 
    苏锐!是苏锐!
 
    当认出苏锐的时候,张立越的身体竟然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在六年以前,这个好似魔神一般的男人,在张立越的眼前硬生生的把张家大院杀了个对穿!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那个血色之夜!
 
    张立越心心念念要除掉的两个人,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似乎很惊讶?”苏锐微微笑着说道。
 
    “你们……”张立越的表情已经变得非常艰难,他的眼珠一转,高声喊道:“斐然,你身边的是个暴徒,快躲开!我来保护你!”
 
    他的声音很响,在夜色之下传出了老远老远!
 
    ——————
 
    ps:啊啊啊,这是第四更,我洗个脸就去写第五更。
 
    由于l涵哥哥今天也威武霸气的砸了十万赏,我估计是写不出来了,所以我写完第五更就去睡觉,欠着了两章明天写,所以明天也是四更,自己挖的坑,一定要填上。
 
    咱们说好了啊,明天谁都不许捧场了呀,烈焰要埋头还债啊。
 
    烈焰知道错了,这一个多星期已经严重肾亏了。一个星期之前,我走在路上,别人见到我,都问小伙子你十几了啊?今天一见我,就问我是不是大学刚毕业。
 
    你看,这一个星期,我老的多快!这都是互相伤害的结果呀!兄弟们,你们赢了……
 
 第1436章 张起航!
 
    不得不说,张立越此时的临场反应真的是太快太快,甚至超出了苏锐的想象。
 
    他见到张斐然站在苏锐身边,便知道事情已经可能败露了,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要争取主动权!
 
    哪怕装疯卖傻装无辜也在所不惜!
 
    只是,不知道他这样喊出声来,会让多少人听的到。
 
    夜深人静,大部分人都熟睡了,就算有人迷迷糊糊听到了,恐怕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况且,这里还是整个张家最偏僻的角落。
 
    苏锐冷笑了两声,望着张立越,淡淡说道:“算你还有点脑子,可是,在我面前耍小聪明,真的没有半点效果。”
 
    说着,他一脚踢飞了院门口的一个木凳子!
 
    这个凳子飞过了好几米的距离,然后重重的撞在了张立越的胸口上!
 
    这凳子是实木的,被苏锐踢了这么一脚,简直像是炮弹一般,普通人根本别想抵挡的住!
 
    张立越的胸口中招,控制不住的摔倒在地,感觉到胸骨像是碎裂一般的疼痛!
 
    苏锐这一下,把他的胸骨砸骨折了好几根!
 
    “噗!”
的目光冷冷,丝毫没有因为张立越的话而受到波动。
 
    被歹人骗?谁是歹人?
 
    “我真是服了你的舌灿莲花,连死人都能说活。”
 
    苏锐走到张立越的身边,蹲下身子轻轻说道:“你说说你,你是有多不要脸啊?”
 
    说着,苏锐还伸出了两根手指,捏住了张立越的脸。
 
    “嗯,这脸皮确实是挺厚的。”苏锐戏谑的说道。
 
    可是,张立越却已经疼的龇牙咧嘴了!
 
    天知道苏锐究竟在他的两根手指上面加了多大的力量!
 
    简直像是要把他的脸皮硬生生的拽下来一般!五官都被扯的变形了!
 
    可是,苏锐还在用力!
 
    张立越疼的浑身都在发抖,他想要阻止苏锐,可是苏锐的胳膊简直像是被钢水浇筑过的一样,根本就无法撼动!
 
    “啊!”他的嗓子在发出低吼声!
 
    可是苏锐却没有任何的停手,他半蹲着,膝盖骤然压在了张立越的嘴巴上!
 
    这一下膝撞看似力量不大,但是却起到了非常骇人的效果,张立越感觉到下巴好似已经与嘴巴脱离了!
 
    他本能的想要发出惨叫声,可是已经做不到了!苏锐这一下已经把他的下巴给撞的脱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