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你教我用的黄鳝现在却赖在我的头上

  如果没有下巴脱臼过,永远也体会不到那种疼痛。
 
    嘴巴合不上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脸皮被生生撕扯开是种什么感觉?
 
    苏锐的膝盖仍旧抵在张立越的下巴上,而右手还在用力撕扯着!
 
    终于,在把张立越的腮帮子拽到了一个让人感觉到不可思议的长度之后,苏锐这才收手!
 
    因为,他刚刚清楚的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呲啦”声响!
 
    这是皮肉分离的声音!
 
    也就是说,苏锐硬生生的把张立越的脸皮和面骨撕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他的颧骨下面迅速积累了一大块淤血!简直触目惊心!
 
    这种疼痛简直不是人能忍受的,现在张立越感觉到整张脸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甚至眨一下眼睛,他都能感觉到面部剧痛!
 
    他的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
 
    这一切看似时间很长,但也不过短短十秒钟而已!
 
    张斐然看着这一切,眼睛里面并没有任何的不忍。
 
    苏锐完成了这一切之后,并没有立刻收手,而是右手握拳,在张立越那本就已经出现裂痕的胸骨上重重的砸了一拳!
 
    这一下把张立越的身体给砸的蜷缩了起来,他控制不住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确切的说,这口鲜血并不是吐出或者喷出来的,因为他的嘴巴已经合不上了,这鲜血直接就是涌出来的!
 
    此时,张立越的眼神已经是痛苦至极!
 
    “一般情况下,我报仇从不会过夜的。”苏锐嘲讽的一笑:“算计到了我身上,我是该说你有勇气,还是说你太傻逼?”
 
    “啊……啊……”
 
    由于下巴合不上了,身体的好几个地方又发生着剧痛,因此张立越只能从嗓子里面发出这种声音,似乎这样能够减轻他的痛苦一样。
 
    “你有什么要交代的吗?”苏锐冷笑着说道:“供出幕后主使者是谁,我就让你的痛苦变的小一些。”
 
    他知道幕后之人是谁,但还是要狠狠的折磨一下张立越。
 
    张立越只顾着“啊啊啊”,眼神根本没有看苏锐。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交代的话,我会让你更加痛苦。”
 
    苏锐说着,已经揪起了张立越另外一边的腮帮子!
 
    张立越的眼睛里面顿时涌现出了惶恐的神色,连忙点了点头!
 
    “早这样不就行了吗?”苏锐轻轻的拍了拍对方那已经红肿了的侧脸。
 
    真的只是轻轻拍而已,却让张立越疼的浑身颤抖!由此可见他的脸已经疼到了什么程度了!
 
    苏锐拍完了脸,然后右手握拳,重重的砸在了张立越的下巴上!
 
    只听到“咔咔”的声音响了起来,张立越脱臼了的下巴居然被苏锐暴力之极的给砸了回去!
 
    天知道这样到底有多痛!
 
    张立越的双手捂着下巴两侧,疼的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打滚!身体还在不断颤抖着!
 
    苏锐对张斐然说道:“这些都还是小手段而已,我一些压箱底的东西还没用出来呢,你现在可不要有任何的恻隐之心。”
 
    张斐然摇了摇头:“你对他用任何手段,我都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哪怕用黄鳝也是一样。”
 
    能够说出这句话来,说明张斐然真的进步了,她已经彻底的认清了现实。
 
    “什么黄鳝不黄鳝的,你看你,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苏锐啧啧说道:“女人也能这么污?”
 
    听了苏锐的话,张斐然居然笑了。
 
    是的,在这种环境下,她居然笑了。
 
    苏锐揉了揉眼睛:“我眼睛没花吧?”
 
    张斐然望着苏锐的眼睛,说道:“明明是你教我用的黄鳝,现在却赖在我的头上,我知道你是在故意逗我开心,让我放松,苏锐,谢谢你。”
 
    “现在不是表白的时候。”苏锐对张斐然眨了眨眼。
 
    听着对方贱之又贱的话语,张斐然又笑了出来:“谁跟你表白了?臭不要脸的。”
 
    从这一点来看,张斐然的自我调整能力当真强悍,即便她只是暂时的笑,即便只是表面上的笑,但是能够做到这个地步,真的殊为不易。
 
    可是,苏锐说对了,这个时候并不适合表白,甚至都不适合闲聊!
 
    他的眼睛里陡然爆发出一团精芒,一扬手,一道乌光从他的手里面激射而出!
 
    这道乌光直接穿透了张立越的手,然后钉在了地板上!
 
    张立越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他看着自己的手被活活钉死,疼的脸都扭曲了!
 
    而在他的手边,还掉落着一把手枪!
 
    张斐然吃惊的捂住了小嘴,她完全没有看清楚,张立越是什么时候掏出这把枪来的!
 
    如果不是苏锐的反应足够迅速的话,恐怕他们都已经被打死了!
 
    苏锐冷笑着走过去:“在这种时候,没想到你还真的挺有勇气的。”
 
    张立越疼的说不出话来,浑身都在颤抖着!事实上,刚刚能够把枪拔出来,已经是他的强弩之末了!
 
    苏锐走到军刺旁边,蹲下来,抓住把柄,用力一拧。
 
    他这半辈子受过的所有疼痛加起来都没有今天多!
 
    他这只手掌铁定是要废掉了!
 
    可是,苏锐又怎么能只废掉他的一只手?
 
    他们今天是要来立威的,如果不下个重手,立什么威?
 
    苏锐眯了眯眼睛,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张立越的身上!
 
    一大片骨头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张立越的身体被直接踢飞,重重的撞在墙上,而后把下方的八仙桌给砸的粉碎!
 
    …………
 
    就在距离这间小院的几十米之外,有着一处中等院落,这间院落的大门不常打开,院子的主人也几乎从来不会出来。
 
    在整个张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院子变得越发的禁忌,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愿意来到这里了。
 
    因为这个院子的主人,叫做张起航。
 
    曾经的张家第一大少,在六年前被苏锐打成重伤,如果不是抢救的及时,恐怕连性命都保不住,即便抢救过来了,也差点成了植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