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果遇到了张玉宁拦路如果不是苏无限及时安排

很显然,苏锐刚刚的那一下冲拳,让他依稀看到了爱新觉罗明灭所拥有的那一身强悍硬气功!
 
    此时,张狂的五根手指几乎全都麻掉了!
 
    要知道,他这五个手指可是能够生生抠穿铁板的!可是,却被苏锐的拳头给震成了这个样子!
 
    对方的拳头究竟有多么坚硬?
 
    张狂很难想象,一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人,怎么能够把硬气功练到这种程度?要知道,这种功夫需要岁月的沉淀,越老越吃香!年限越长越厉害!
 
    如果张狂知道,苏锐在硬气功方面根本没有师父,完全是偷师学来的话,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更何况,苏锐从击败爱新觉罗明灭到现在,都还没过半年!
 
    短短半年,就能把硬气功练到这种程度,简直匪夷所思!
 
    事实上,这一切并不是如张狂认为的那样,任何一门功夫都需要长久的练习,但是苏锐在青少年时期就已经打下了极好的基础,再凭借着奇高的悟性,在自身的基础上摸索明灭的硬气功,极端的时间里面就实现了融会贯通,这样一来,他的功夫才能出现质的飞跃。
 
    看到苏锐一拳震开了第一高手张狂,张斐然捂着小嘴,显得非常吃惊!
 
    她本来以为苏锐的单兵作战能力已经很强了,却没想到苏锐的近身水准竟然能够强悍到这种地步!
 
    “明灭?那个老混蛋?”
 
    苏锐听了张狂的话,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他死了,被我杀的。”
 
    “他死了?明灭死了?”
 
    张狂有些难以置信!
 
    “我说死了就是死了,死在我的拳头下面。”苏锐拍了拍自己的拳头:“打架就打架,你这人怎么那么多废话?还有别的问题吗?”
 
    张狂的眼睛里面还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来:“可是,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除了明灭之外,我从未在别人的身上见识过这种功夫!而且,你的水平……”
 
    “和明灭打了一架,他的功夫就被我学会了。”苏锐眯了眯眼睛:“这种人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难道还有什么值得回味的吗?”
 
    打一架就能学会对方的功夫?这得多天才多怪胎多妖孽才可以!
 
    “有谁能够证明明灭已经死了?”张狂的面色已经涨红了!
 
    “我说了你也不认识。”苏锐眯了眯眼睛,简直不知道张狂这出的是什么幺蛾子。
 
    “说!”张狂一声吼,眼睛里血红血红!
 
    “苏无限你知道吗?”苏锐没好气的问道。
 
    张狂当然知道苏无限,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去向苏无限求证。
 
    看起来,爱新觉罗明灭的死亡,对他来说好像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还有谁?”张狂低吼道。
 
    “玉面书生,张玉宁。”苏锐眯了眯眼睛。
 
    当日在和明灭大战一场之后,苏锐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结果遇到了张玉宁拦路,如果不是苏无限及时安排人来到现场,恐怕苏锐就已经死在张玉宁的扇子之下了。
 
    张狂自然知道张玉宁,可是他却联系不上对方,那个鬼神莫测的家伙可不是能够轻易找到的。
 
    “还有谁?还有谁能证明?”张狂低吼道。
 
    “还有……”苏锐本来还想好好的打一场的,没想到对方看起来完全不在状态,直接出戏了。
 
    只见张狂拿起手机,都不看通讯录,直接按了一串号码!
 
    苏锐对张斐然撇了撇嘴:“我还以为这是个老古董呢,没想到他玩起手机来还挺顺溜。”
 
    “长风,明灭死了?是谁杀的?你告诉我实话!”张狂直接问道。
 
    苏锐愣住了:“我晕,你还真认识李长风啊?他的电话号码你都能背下来?”
 
    这太出乎苏锐的想象了!
 
    可是,当苏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见到张狂竟然把手机一扔,而后陡然跪在了地上,双手高举,眼望天空!
 
    “苍天有眼啊,师父,苍天有眼啊!明灭死了,明灭终于死了!”张狂大喊出声,状若疯狂!
 
    苏锐分明看到,有眼泪从他的眼眶里面溢出来!
 
    这是怎么了?这唱的是哪一出啊?这老头子精神出问题了?
 
    难道说,张狂的师父死在明灭的手上?
 
    苏锐真的猜对了!
 
    张斐然听说过这其中的一些曲折,张狂的师门曾经遭到明灭的碾压,一个人战翻了一个门派,死在明灭手上的师兄弟不知道有多少,张狂也在那一战中受到了重伤。好端端的一个大派,几乎被灭门!
 
    只听到张狂接着喊道:“师父,明灭终于死了!徒弟不孝,当时不是明灭的对手,但是徒弟曾经在您老人家的墓前发下重誓,如果谁能杀了明灭,徒弟愿意给那人当牛做马驱使一辈子!”
 
    “我去!”